俄亥俄州:提早行动,为生命负责

 

  • 俄亥俄式抗疫

就在美国总统还在宣称新冠病毒是民主党的“新型骗局”时,全美最大的医疗体系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就告示俄亥俄公众,如果有需要,它准备迅速开放1000张额外的床位。

而当特朗普总统吹嘘美国“感染的人很少”的那天,同为共和党的俄亥俄州州长Mike DeWine就明确指示关闭了一个预计60000人参与的健身博览会。而当时的俄亥俄州还因检测试剂盒供给的原因没有发现一例新冠病毒病例。当时,批评家们对DeWine的严格规定不屑一顾,因为该规定与俄亥俄州的邻州大相径庭。就政策而言,州长的做法也与总统的建议背道而驰。

04307

 

由于数周未采取行动,美国各地冠状病毒开始爆发。就在各州疲于应对疫情之时,俄亥俄州州长在该州通报第一例病例之前几天便采取了全面措施,包括关闭州内的所有学校,关闭所有的餐馆,酒吧等会众场所。

现在,许多人可能已经意识到俄亥俄州的早期干预对于疫情大流行的好处。虽然做不到类似国内的管控,但截至4月13日,与美国本土三个相当规模的州(密歇根州(24638),宾夕法尼亚州(24254)和伊利诺伊州(20852))相比,俄亥俄拥有的covid-19病例数(6604),远小于其他三个州。

04308

 

DeWine州长在本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必须尽早做出这些决定,提早意味着有更多的时间准备。而每天等待,只会造成更大的问题。”

 

  • 俄亥俄的准备

 

俄亥俄州的准备是前瞻性的。在经历了SARS和H1N1流感等传染病暴发之后,俄州就已经建立了完善的紧急医疗响应系统。该州应急医疗系统划分为三个地区,分别以哥伦布(Columbus),克利夫兰(Cleveland)和辛辛那提(Cincinnati)的主要人口地区为中心。系统的规划人员将这些区域称为C区域

04309

 

早在1月初中国爆发疫情之时,三C区的医疗中心的流行病学家和传染病专家便开始追踪这一传播。不久,他们正在对俄亥俄州的潜在影响进行建模,并定期开会以作准备。自三月疫情在美国初步扩散时,州内的健康专家们就向州长DeWine建议,取消州内的体育竞技活动,之后被采纳。彼时的俄州没有发现一个冠状病毒病例,因此DeWine的决定引起了广泛的争议和强烈反对。

  • 3/9全州确诊3个输入性病例,Dewine州长就立即宣布全州进入紧急状态。
  • 3/10州内大学开始网课,室内体育比赛禁止观众参加。
  • 3/11全州确诊4例病例,开始计划限制公众活动
  • 3/12 宣布全州学校关闭,以至其他州州长纷纷效仿。
  • 3/15 全州确诊37例,所有酒吧,餐馆关闭。
  • 3/22 发布居家令,关闭非必须商业

俄亥俄州立大学韦克斯纳医学中心首席临床官Andrew Thomas说:“每个电话中的人都了解我们做出的决定对当地经济的影响,”此人是为DeWine提供建议并协调哥伦布的团队的成员地区的联络人。“这的确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我们从某种程度上很幸运,因为到目前为止,这个决定十分正确。”俄亥俄州卫生部长Dr. Amy Acton在一次疫情通报会上说:“在瘟疫大流行到来之前,你可能看起来像个危言耸听的胆小鬼,但是你知道,灾难将至。当瘟疫横扫过后,人们才会明白,他们做得远远不够。”

在决策方面,DeWine州长一直都在很大程度上依赖Dr. Acton。Dr. Acton是去年他上任州长后挑选的最后一位内阁成员。委任Dr. Acton标志着该部门发生了质的变化,她的两个前任都不是医生。在每天的疫情简报会上,有关病毒及其传播和控制的医学问题,DeWine州长全部交给Acton医生回答,让大家知道,该州的决定是以科学和事实为基础的决定。他一再强调:“这些措施使我们更加安全,我们必须坚持下去。”

04309

 

由于大流行仍在蔓延,病例数量依旧在增加,因此,对于俄亥俄州的行动是否能幸免于最严重的病毒影响还为时过早。但是对俄亥俄州的准备工作和决策的早期观察,俄亥俄目前的成果不仅归功于决策者的对科学意见的接纳和行事果断,更是公共卫生安全长久以来的积累与准备。

作为当下俄亥俄的一份子,我们也衷心盼望疫情的结束,大家重归生活的那一天。

 

kentstate wechat QR code

 

 

 

 

POSTED: Thursday, April 30, 2020 - 5:00pm
UPDATED: Thursday, April 30, 2020 - 5: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