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起来吧,他们需要你的帮助

注:  以下文章是由研究与赞助计划部研究战略计划主任Michael Kavulic博士撰写。
KSU56

我想知道我是否有很好地回答我仅仅5岁女儿的问题,她在学校认识的最好朋友,一个黑人女孩是否有可能随时被杀害?

我想知道我是否应该参加从杂货店回家的路上开车经过的和平示威活动?

我想知道,当我参加的一个组织提出我认为缺乏“支持”反种族主义运动的回应时,我是否应该大声说出来?

我想知道为什么在招聘和晋升过程中忽视了有才华的有色人种的同事,或者忽略了他们的专业发展需求而迫使某些人离开公司或继续为获得认可而苦苦挣扎,为什么我没有引起更多的关注?

我想知道我为女儿下一步的教育选择是否正在使压迫和种族主义制度永久存在?

我想知道,为什么每一次当我的权力和特权身份对我产生帮助时,我选择了忽视。尽管这些观点没有标新立异,但至少在当前问题中脱颖而出。

我想知道,在这种令人不安的局势中我应该如何应对?

ksu57

自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杀以来,我想了很多,但这些思考并不够。直到现在,我还没有看过任何他被谋杀的视频。(我想知道为什么我如此地排斥这件事情,而这种逃避策略是否仅仅发生在我一个人身上?)

我相信我的疑惑是由我自身缺乏舒适感引起的,我不知道什么行为对我来说是下一步正确或最好的选择。诚然,我为自己能做或应该做的事而奋斗。

自从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害以来,我每天与家人,朋友或同事进行对话,讨论我们国家中民族问题下的不公正,不平等,暴力,恐惧,悲伤,痛苦,希望,诺言,行动和信仰等话题。有时我们试图通过混淆与不理解来讨论,有时我们会产生争论,有时我们会互相为对方提供建议。有时,我们的对话会被长时间,尴尬和令人沮丧的停顿打断。

在我回顾所有谈话时,我为所有人真诚地希望改善有色人种的生活所持的观点分歧而感到震惊。在进行这些交谈时,我要谨记,我的特权使我在反对黑人种族主义运动中的利益远不及那些家庭中包含有色人种的同事,朋友及那些受到有色人种的利益压迫的人群,他们可能积极而持久地为此奋斗着。

当我展望接下来的事情时,我不想忽视那些留在我记忆中的标志,那些我们的世界塑造的悲惨的黑人生活。我们拥有同一段历史,这些历史塑造了世界。我不想遗忘在这些时刻聚集在一起的不同领域的人们。我不想忽略这些对话和争论中的声音,忽略每一个人的动机范围并将自己孤立在一个危险的密闭空间中。

我希望我们可以采取行动,希望我能采取行动。

ksu58

现在,我将继续倾听多方意见并保持警惕。我的灵魂疼痛,我的眼泪流淌,我的愤怒摇摇欲坠。但是,我必须将痛苦和愤怒置于我可能永远不会亲自认识的斗争中。我不能用我逃避观看视频的态度无视地生活中各位兄弟姐妹的伤口,用我所拥有的特权掩盖他们痛苦的真相。我将勇敢面对每一个决定,并肩负起自己的职责,而不是将沉重的负担强加给已经生活在沉重负担之下的人们。虽然,我仍然不清楚该如何走在这条路上以及该如何追寻我的路,我也很担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因此,我想要再一次强调,这份工作正在呼唤我们,这份职责正在呼唤我们。

QR code
POSTED: Friday, June 26, 2020 - 3:17pm
UPDATED: Friday, June 26, 2020 - 3:17pm